首頁
折她
排行

折她

作者: 一簾疏影
分類: 其他
更新: 2024年04月01日

溫室花朵×粗莽糙漢

身高差/體型差/強取豪奪

薑挽抒是滿京城最漂亮的美人兒,身在宮門卻不得安生,中原與西戎和親,她成為了一件待價而沽的商品。

和親路上恰逢山賊襲擊,大批孱弱士兵不抵山賊百人,死於途中,山賊從未見薑挽抒如此美貌,想要將人就地解決,卻未想一個迴旋鏢要了他們的命。

##

九月霜寒露重,薑挽抒昏迷三日在一間茅草屋中醒來,

卻未料迎麵便見一高頭大耳,麵容異常鋒利卻又過份好看的男人。

貴朝出身的晉陽公主有著基本操守,驚慌失措將身上錦被遮於胸前,下一秒卻被男人扯了下來。

“害羞什麼?”

“要不是我你早就淪為那山頭賊妻。”

周炎放出一身腱子肌肉,薑挽抒看其恐慌,怯怯說出,

“放了我,許你滔天富貴。”

哪料周炎不屑,輕嗤一聲,

“我救你回來就是為了娶你的,要我放你回去,絕不可能!”

好不容易得來了個有趣女人,他哪能放過?

-#--#--#-

被周炎強硬拴在身邊的薑挽抒在聽到中原就要出事時,想要藉著周炎的身份壓製住這場戰爭,

為討周炎歡心,昏暗的燭光之下,她細手纖纖摟於周炎的脖頸,

“周炎,你替我平息這場即將要來的戰爭可好?”

滿目星光下,男人的麵容俊美,反手將人摟於懷中,

他薄涼的唇重重貼上女人細嫩美靨,輕捏女人秀美的脖頸,吐露出幾字,

“隻要挽挽願意,莫說平息這場戰爭,你便是要那西戎王庭可汗的命,我都替你拿來。”

【閱讀指南】

1.男主混血,身軀繼承外邦人的健碩,容貌兩地一半一半,但絕對俊郎!

2.男主自小在狼群中長大,所以對女主特彆忠貞。

3.男主隻對女主溫柔,其餘人等除去他的阿姐,男主誰都不放在眼裡。

4.全文架空,超級架空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預收《縛春情》

在叛軍入城之際,司璐瑤想起往日來對新皇的算計心中打著寒顫,正要收拾著包袱往宮外跑去,企圖保住自己一條小命。

哪料宮門前滿地屍體,血水成河。

她慌忙逃亂卻被死屍拌住跌落於地,

她狼狽起身,卻未曾料到,

頃刻之間宮門大開,一道馬蹄聲踏過宮門而來。

李宴承一身銀光盔甲,劍眉星目,麵容深邃而俊朗,颯爽英姿乘馬而來。

待到近時,男人落地,愈步逼近於她身前,

沾滿人血的長劍抵於她細瘦的下巴處,迫使她抬眸。

李宴承嘴角含笑殘忍地盯凝著她,如一匹惡狼尋找到可心的食物般,目光中帶著毫不掩飾的侵略和占有,

“當日我便說過,若你負我,待我功成之時,便是你同獵狗相伴之日。”

###

李宴承是從屍海處爬出來的功成者,是中原的新皇。

他入主中原的第一件事就是尋找那讓他燒心灼肝、背叛他為兄弟軍師的女人。

昔日已繁華的宮廷中,血水成河,

他如願看著往日被稱為“中原第一美人”的司璐瑤狼狽跌身於他麵前。

萬千兵馬隻等他一令下絞殺整個宮廷,而她將是他李宴承上位的第一個戰利品。

注視著眼前這個叛主的第一美人,李宴承嗤笑著,

“無情者,就該墮入無邊的地獄裡頭,永世不得翻身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預收《郎君他淡漠無情》

沈皎皎長得一副冰肌玉骨、貌美超群之姿,卻是一個不得親生父母愛的鄉野丫頭。

她本以為日後隻能在鄉野中擇一男郎,與之共渡一生,

直到將要嫁入河東裴氏的新婦傳出醜聞,

沈皎皎被她的親生父親一道聖旨接回了朝。

見慣了茅房草蓆,土狗鴨兒的女郎回到京城,方纔知村裡頭人所嚮往的生活是何般模樣。

她想要自小照顧她的男郎哥哥出村科考,取得功名,

在她正要大乾一場時,偏偏一道求娶帖下來,

求娶帖上是這般寫的,

河東裴氏瞻仰朝陽小公主風姿,今特為裴氏未來主君求娶朝陽小公主。

毫無意外,半月後的沈皎皎遠嫁於河東裴氏一族之中。

從那日開始,她便學得一技。

於冰天雪地、漫天飄雪的高門臥房前,她手抱軟枕,敲門問道,

“郎君,天冷屋寒,我想與你同睡可好?”

######

裴矩身為河東裴氏一族以未來主君之習養大的掌權人,

自生得一副儀態清貴、容貌雋美之容,

又是修得一份寡慾無求、隻為家族興旺之性。

本應迎娶一位外有遠名、內能持家的賢德女郎,

卻在將要迎娶新婦的日子中,新婦醜聞敗露,一書分明兩身。

此時,天下剛分崩離析,皇族大權旁落,

急於求成的明陽帝聽此訊息當即派人前往河東一地,在暗中與現任裴家家主達成協議,

將自小養於鄉野中流落在外的女郎送到了裴矩身旁。

一場婚儀,大辦風光,其中卻有不同言語。

內有盼女郎早日生下未來主君嫡支血脈以此來保證兩族建交,

外有流言蜚語嘲笑河東裴氏未來高貴主君迎娶鄉野丫頭的譏嘲。

裴矩對此新娶的女郎自然是極度不滿。

在她一次又一次貼著臉兒妄想與他同塌而眠的午夜之中,

瞧著她那貌美無雙的嬌靨下眨著一雙水濛濛大眼看向他時的期待,他總是將人拒之門外。

直到有一日,她久日未見與她一同長大的哥哥從鄉下來探親之時,

他看見女郎滿心歡喜,越過他奔向其他男郎,在他懷中訴說著對他的思念之情,裴矩徹底地瘋了。

####

後來,女郎問他,是什麼讓他對她死心塌地著迷,

裴矩將人擒弄在股掌之中,紅著眼與她對視,一字一句頓出了讓人無儘羞愧之語,

“鄉野丫頭,行事作風總是比貴家女郎大膽地極。”

他思她憨態可掬、質而不俚的脾性,

他欲她雲雨高唐、朝雲暮雨。

後來,他方纔知道,

一切情思加雜,是為愛意!

折她最近章節
一簾疏影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